阿乔亚

爱他就要让他受

关于《绝对失衡》的感受

今天千等万等终于等到了这本《J》的到来,激动到没有办法形容!!!

先不说多了,就冲这个插画和封面我就可以吹爆!!!


先日常表白一波秘密老师。 @你的秘密


其实这本书里,我最期待的那篇就是《绝对失衡》,我就是从这篇文入坑秘密老师的。


绝对失衡前面的部分我就不多说了,主要品了品后面的未放出部分。


该怎么说呢,这个结局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杰哥和Justin,昔日的恋人,如今的敌人。朱星杰放不开的不止是回忆,也是自己。


只有Justin像从来没有发生一样,做着正常弟弟见到久别重逢的哥哥该有的撒娇。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许是期待,许是恐惧,许是愤怒,许是逃避。


他们都是或者都曾是塔里优秀的哨兵和向导,该说是没想到还是没想多会是这个结局。


但其实他们每个人在那场爆炸开始时,该想到的。正如灵超所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利益天平上的一块砝码”,所以危害到利益时便可以抛弃。


绝对失衡,失衡的是这个世界的法则,“死几个哨兵向导而已,世界都乱成这样了,谁会在乎啊”所以,为了一个黄明昊赔上朱星杰、王琳凯、周彦辰、张晏恺,在塔里看来,完全不亏。


朱星杰陷入长夜,可他想到的依然是琳琳要找到他,该说什么,到了生死离别之时,把自己的性命担保给别人。爱情吗?我觉得早已不止了。


杰哥的锚和他的精神体一样,美丽,可也脆弱。可就是这脆弱的美丽,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中幸存下来,坚强得不可思议,简直和他本人一样。是不是那只蓝色蝴蝶在海中向他扑过来,也和当初失去Justin的那场爆炸一样让他难忘。


当Justin想接住朱星杰时,却被拒绝了。在生死紧要的关头,被拒绝了。因为朱星杰身后有个王琳凯。都是弟弟,都是爱人,哪个都放不下。Justin那时该是真的心碎吧,号啕大哭的小孩这次却没有人来安慰他了。


当朱星杰在长夜中真的梦到了作为我们这个世界的朱星杰和小鬼时,我在教室里努力抑制住自己的眼泪。没有战争,没有牺牲,没有哨兵和向导,没有塔,他们都有更好的未来。


实际呢,哪怕从爆炸中幸存,他们又能去哪里,作为哨兵和向导,他们能回去的只有塔,哪怕几小时前,塔还差点要了他们的命。


这个世界太失衡了,法则被扭曲,人命可以被牺牲,拯救世界破碎的鲜血却没人记录他们的鲜血,因为超脱制定的规则就要被处理的黑暗哨兵。


可一切他们依然无法改变,他们能做到的只有在天平绝对失衡之前用尽全力奔跑向更远的前方。就像最后那个画面一样,用尽全力奔跑而不再在意身边究竟多么泥泞。


Justin的那封信看得我心疼极了,因为想活下去而不得不离开的黑暗哨兵,欺骗杰哥,也欺骗自己。


一切的爱意,起源于那个巧合的夜晚。然后Justin就为自己的欺骗付出代价。


在杰哥没有醒来时写下的告别,却仍然没有勇气留下那封信。如果杰哥真的收到了这封告别信,是不是再次见面时就不会那么多的逃避和愤怒。


爱意与恨意,面对与逃避,恐惧与期待。


当天平在其中摇摆,究竟偏向了谁,不得而知。


最后再表白秘密老师!!!秘密老师是神仙!!!秘密老师我爱你!!!


求助!!!

有没有哪位小可爱知道那个写真签售会名额可不可以转让之类的,我抽中了但是是在北京而且中秋学校不放假😭😭😭

啊啊啊啊啊啊我头掉了!!!!
鬼杰是真的!!!(昨晚上因为疯叫给我妈骂了。。。)

主动

昊瀚星海

 

冷圈的自产

 

短小如我

 

 

 

“杰哥,衣服穿好了吗?”

 

Justin在门外扣扣敲门,朱星杰已经进去快20分钟了,怎么还没出来。今天可是社团展示表演,马上就到他们魔术社上台了啊。

 

“催什么催啊”里面一声小声的埋怨,然后他的大魔术师不急不缓的慢慢走出来,灵活的手指此刻正在和西服的扣子较量,惹得Justin不由得笑起来。

 

可能魔术师天生就练得一心两用的本领,还不忘空出一只手来敲了一下这个皮孩子的头。

 

“杰哥我错了”小孩笑嘻嘻的模样,一点没有抱歉的意思,可是朱星杰又能拿他怎么样呢,还不是拿他这个顽皮的小男友没有办法,抬手摸了摸自家小男友顺毛的金发,手掌下的男孩立马乖的像个可爱的大金毛。

 

“好啦,我上台啦”朱星杰明知道没有必要,却还是轻轻拍了一下Justin的脑袋,像在哄一个半大的孩子入睡一般的轻言细语让只比他小几岁的青年很受用,乖乖安静下来等着朱星杰的下一步动作。

 

朱星杰其实在恋爱中相当少会主动,但当他遇上黄明昊的时候,却是自愿当起了主动的一方。在这段恋爱关系中,朱星杰总是细心的照顾着年少的恋人,看起来就像是在照顾弟弟一样,只是在床上这个弟弟可从来不照顾自己哥哥。

 

朱星杰看着眼前这个孩子气的自家恋人,也是非常自觉的把自己凑了上去。

 

小孩的嘴还是很软,是十几岁的小孩该有的味道,甜的像刚饮下的可乐,甜腻的味道中还夹杂着一丝故作成熟的咖啡的苦涩,不贪心的一下之后,离开甜蜜的阵地。他的男孩却还是个贪心的孩子,他的杰哥一向很自制,他可不是。

 

朱星杰刚刚放开Justin的唇,又被Justin一把抱住,紧紧锁在怀里,吻上刚刚亲过自己的那片唇。不像朱星杰刚才那样温柔的一下,而是野兽捕食猎物的野蛮和狂放,像是要把朱星杰口中的空气全都掠夺。年幼者肆无忌惮地吮吸着,没有任何阻拦的进入年长者的口腔,用自己的舌头勾起另一条,朱星杰也由着他继续。两个人的舌头在口腔中互相交换着属于对方的唾液。

 

Justin偷偷看着朱星杰,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哥哥已然完全沉溺于接吻带来的快感,耳朵悄咪咪染上了红色,连脸上都不自觉染上了绯红,被动的接受着自己给他带去的感受。

 

我的杰哥真可爱。

Justin想到。

 

直到马上临近上台,朱星杰又拍了拍小孩的脑袋,示意他放开,Justin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他杰哥。

 

“杰哥要加油哦!”

“好”

 

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朱星杰拿着早已准备好的魔术道具上了台。Justin就在幕布后面看着,看着他的杰哥在舞台上发光。

 

朱星杰本身就是令多少女生羡慕的冷白皮,今天特意准备的黑色西服更是让他在灯光的照射下白到反光。年长者似乎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气场,用朱星杰自己的话来讲就是——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今天的成熟男人把自己包装得过分美丽,连眼角抹上的嫣红都让人觉得该死的性感。

 

灵活的手指把弄着手中的扑克,熟练的手法更像是在拿起高脚杯一般的优雅。这个男人就像一只慵懒的波斯猫,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挑起心中的欲望。手中翻飞的扑克还提醒着Justin还在表演,不然他很有可能抑制不住自己过去给他杰哥一个深吻宣示主权。

 

表演很成功。

当朱星杰准备谢幕回到后台时,Justin却突然上台,走到朱星杰身边,从刚刚还空无一物的手里变出了一朵玫瑰,艳丽得如同朱星杰眼角那抹刺进他心里的红,然后轻轻把它放进朱星杰西服的胸口旁的那个口袋。谢幕。

 

Justin看了看自己眼前傻掉的朱星杰,不由得轻笑,带着自己傻乎乎的恋人下了台。是谁说他几乎从来不主动的。

径直下了舞台,就留下一群尖叫的女生和呆掉的汉子——现在秀恩爱都敢这么大胆了吗?!

 

 

 

第二天魔术社多了好大一堆来自妹子们的入社申请书,不过她们的入社原因都很统一的写了一句话——来找糖吃。


【叶乐】烙印

*张佳乐生贺作品


*改了几遍终于改好了


*略短小,小学生文笔(绝望)


以下正文


张佳乐是叶修的命。

战场上的一对杀神,却是十足十的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对方。

他们从遇见开始,也没有再次结束。

 

叶修第一次遇见张佳乐是在自己家名下的孤儿院里。两个人年纪大致相同,身世却大不一样。一位是黑道小少爷,一位是被父母抛弃的孤儿。可以说,叶修的命,就是注定活在战场上,躲在阴暗里。

那一年,叶修也仅仅只有6岁,家族还没有让他这个时候就接受训练的打算,只是让管家带着去家族名下的个个产业去逛逛,当作是游玩,也是让他从小熟悉家族的生意。

叶修没有来过孤儿院,只是看见大厅里面有不少与他年纪相仿的孩子,不免有些好奇,一直探着头四处张望。说到底,叶修这时也不过是个孩子,与其他同龄孩子一样,天性好玩,才刚进来不过十几分钟,就撒开手和这里的孩子们玩了起来。管家也不大管,只是看着正在玩耍的自家少爷,眼底却是流露出一丝心疼。他不知道少爷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还有几年就会结束,就让他这个时候好好享受一下吧。然后放轻了脚步,慢慢走出了大厅。

叶修像是注意到了什么,慢慢脱离了身边的玩伴,向大厅的一个角落走去。那个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孩子,双手抱住膝盖,把脸深深埋入,只露出一双眼睛。角落里照不到阳光,阴影几乎要把他瘦弱的身躯完全覆盖。

张佳乐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团阴影,将唯一还能看见阳光的视线也完全覆盖。然后,一只肉乎乎的白净的手向他伸来,“你叫什么名字?”他抬头看,却看见那手的主人正盯着他。

没礼貌。张佳乐在心里腹讳。他知道眼前这人是这家孤儿院未来的主人,虽然小孩子还不是很懂,但是院长爷爷已经告诉过他们,别让这个人生气。

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把手放上叶修那只胖手上,慢慢起身的同时,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张佳乐。”

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就已经走上了二楼。

叶修承认,自己是有些看痴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女孩才有的白得过分的皮肤,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哪怕留着半长的头发,也依然可以让人看出这是个男孩。

“张佳乐,张佳乐”叶修一边念着这个名字,一边甜滋滋的笑着。要不说小孩子就是一天到晚傻开心呢,他就这么傻乎乎的笑到了晚上。

第二天,叶修又吵着要去孤儿院玩,管家也是无奈的看着自己少爷,也只好把他带去。
才刚刚到孤儿院,叶修就跑去找张佳乐,倒也不难找,叶修才刚到大厅,就看到又缩在角落的张佳乐。
“喂,张佳乐,我叫叶修。”笑得灿烂。

再一次见面,是在霸图和兴欣的合作会议上。霸图作为雇佣兵,接黑道的任务再平常不过。而作为近两年崛起的新兴的黑道势力,兴欣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多,更何况兴欣的老大是前嘉世的队长叶修,想要巴结的人也不在少数。兴欣人手本就不多,现在更是有些忙不过来,这因为对方是霸图,叶修相信韩文清的人品,这才把任务放给他。

不过眼下这场景,倒是叶修没有想到的。

霸图的队伍里,有一人倒是眼生,林敬言他是认识的,只是竟不知老韩把他挖来了霸图,但是那个坐在林敬言身旁和他谈笑的那位留着酒红色长发的青年,叶修是真不认识。也不知怎的,叶修却是觉得这人他有些眼熟。

韩文清见叶修上下打量张佳乐,心下了然,开口介绍道:“这是张佳乐,我从孤儿院领的,前几年一直在训练,这才让他和主力一起接任务。”

孤儿院?!张佳乐?!叶修终是想起来了那个缩在孤儿院大厅角落的身影。

张佳乐听到韩文清介绍自己,倒也是大方的站了起来。叶修再一次仔细打量着这位霸图新人。酒红色的长发被一根发绳在稍靠近脖颈下方处扎了一个马尾,不算利落却是另一股风情,狭长的眸子轻瞥,不妖媚也不柔情,只是看不透的慵懒。霸图的黑红色服装穿在身上,外套却是故意露出一侧肩膀,里面的一件衬衫也是扣子解下两颗,正好在结实的胸膛上几分。

妖精。叶修如实评价。

“兴欣的各位好哇,我是霸图张佳乐,弹药专家,手枪类和投掷类的弹药尤其擅长。”张佳乐其实早就感受到了叶修的视线,当他知道兴欣的老大是叶修时,他就猜到了那个小时候在孤儿院的傻子。

还是一样没礼貌。张佳乐接受着来自叶修的视线,仍然只是腹讳,十几年前他没有说出口的话,今天也不会当着兴欣的人面说。

叶修听到张佳乐的自我介绍倒是有些好奇,他原本以为张佳乐才接任务,应该是负责弹药补给和暗查之类的工作,没想到竟是个在战场上打杀的主。叶修在黑道也是混了十年的人了,自然是知道“弹药专家”到底意味着什么——热武器全通。绝对的人才。

叶修不由得再次看了一眼张佳乐,他知道这样的人才对任何一方势力而言,都是一个香饽饽。但张佳乐已是霸图所属,霸图手下的人,怎么可能被挖角。

张佳乐的眼神也是不知何时瞟向了叶修,四目相接。不是电光火石,更没有绵绵情意,就像只是平常的好友见面,只是平淡后的一抹关心。

 

叶修看清楚了,张佳乐为何敢自称是弹药专家。不是自高自傲,他有这个实力。

半小时前,他们交给霸图的一批货刚刚到达码头,就被前嘉世的死对头围住。这可是他们最重要的一批货,很明显,对方是打探好了故意选准的这个时间。

这批货由叶修和张佳乐带头送,身后也只是跟了十几个人而已,霸图的人都像很相信张佳乐的实力一样,哪怕现在被比他们多出几倍的人团团围住,也不见任何人的脸上现出惊慌。他们只是把目光投向叶修和张佳乐。

叶修也是明白,张佳乐的实力不容小觑,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张佳乐。小声的在张佳乐的耳边轻语:”张佳乐,你对前面那十来人,后面的给我。“张佳乐不回应,只是默默的将自己手伸向腰间,从放在枪械腰带的武器中,熟练的摸出了一把。

MK23,叶修看到这把枪时,马上就认出了它。老韩也是真舍得啊,这么好的一把枪,怕就算是兴欣,也没有几把。

握住枪的张佳乐眼神暗了下来,原来那种带着一股懒散与风情的眼神在眼中隐藏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在眼底迅速腾升起来的战意以及……不惜将自己毁灭的疯狂。叶修认识这种眼神,苏沐秋曾经就拥有这样的眼神,这种天生就只能在战场上拼杀的人,似乎都拥有这种眼神。令人胆怯。

叶修也不多想,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此刻已没有退路,无处可躲。

相比起叶修,张佳乐的名气显然就小了许多,毕竟战神叶修也不是人人都有胆子去面对的。于是,第一个目标,自然就成了张佳乐。

张佳乐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喜欢被动的人。

“嘭”却是张佳乐第一个开火,前面的一人身子已是软软的倒了下去,脑袋上留下一个血洞。

——战斗,开始。

毕竟是事关生死的斗争,没人会隐藏什么,都只是为了活命把身上所有的本领全部使出。

 在这个小小的码头上,一时之间,枪响交错。张佳乐冷静的躲在一个集装箱后面,不见惊慌,沉稳得倒像是久经沙场的老人,嘴角那抹笑在阴暗处让人不由得战栗。每一次踏出这阴暗处,便是一声枪响,留下的是一具尸体和一个安然无恙的张佳乐。

他现在在等,等一个时机。

身后的那群敌人,已经开始慢慢向集装箱这里靠拢,小心翼翼,不敢发出响动,毕竟也是黑道的,还不至于看见一些尸体就慌了阵脚。很明显,他们意识到自己错了,他们对张佳乐的轻敌,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这个张佳乐,很危险,他们不得不更加小心。

待到他们慢慢逼近,张佳乐嘴角的笑意更深。

叶修在暗处,仔细观察着。他知道老韩让张佳乐和他组队,就是为了让他看看这位霸图新人的能力,既然如此,他就看着吧。然后他看到了,张佳乐的眼神,亮了。

张佳乐毫不畏惧的踏出集装箱,只是手上多了一个物件。敌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张佳乐就把自己手上的那个东西利落的投掷了出去。

他已经等待到了最好的时机。

没有一丝犹豫,不带一点迟疑,然后,世界亮了。刺眼的白光迸射,眼前突然出现的亮光让人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来了——杀神,降临。

“不好,闪光弹!”为时已晚。

张佳乐仿佛丝毫不受闪光弹的影响,顺手抄起脚边的一把冲锋枪,一时之间,一片光亮之中,只有没有断过的枪响,子弹交织在一起,只是了结的只有那群与之对立的人。

叶修终于明白,他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张佳乐的实力,他作为霸图主力的实力,作为弹药专家的实力。

在那片光亮之后,沐浴在阳光中的张佳乐,微微垂下的双手,酒红色的长发不知何时全部散开,那不是狼狈,而是圣洁。但眼前的这个人绝不可能是天使,而是刚刚终结了几十个人生命的杀神。

不过,管他的呢。叶修看着眼前的张佳乐,却是忍不住的发笑。

悄悄走到张佳乐的身后,张佳乐早已感受到了身后那人的靠近,却不为所动。强硬的把人拽进自己的怀抱,张佳乐正想对这行为表示不满,嘴唇上又附上了另一个人的温度,生生把要吐出嘴的话咽了回去,最后化成嘴角的一抹笑意。

叶修见怀中那人没有丝毫抗拒,坏心眼的将舌头伸入张佳乐温热的口腔,与另一条交织在一起。

哪怕周围都是尸体,也并不妨碍他们的拥吻。霸图的人都是识趣的悄悄离开,不敢多说一句,生怕被那对杀神察觉。

叶修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张佳乐的唇,两人嘴角的银丝牵连,脸上微微发烫。

“张佳乐,我喜欢你。”告白却是不容拒绝,强硬得正如刚才那个深吻。

“巧了,我也是。”

 

张佳乐和叶修开始了交往。

其实叶修的占有欲很强,但张佳乐就是爱惨了叶修那副每天强硬霸道的总裁模样。

张佳乐记得在他们第一次的性事之后,叶修趴在张佳乐的身上,张佳乐那副刚刚经历情欲高潮的模样,脸上的红热还没有散去,还在微微喘着粗气,眼睛已然闭上,困意席卷这具被叶修折腾得疲惫不堪的身体。

张佳乐似藕般白玉的脖颈,从半披半露的浴袍中露出,叶修忍不住咬了一口。

“嘶——”张佳乐倒吸一口气,“叶修你属狗啊?!”,不满的抗议。才刚刚闭上眼的张佳乐,就被叶修打消了睡意,睁开眼睛,怒视着这个让他无法安睡的罪魁祸首。

叶修看着张佳乐的这双眼睛,此刻里面只装了他一人,“张佳乐,你是我的。”

“嗯,我知道。”柔情的告白与回应。张佳乐有些自暴自弃的想,这辈子怕是都逃不开叶修了,不过,他不在乎。

叶修轻轻附在张佳乐的耳边,用温热的呼吸刺激着张佳乐,似是察觉张佳乐心中所想,轻声开口:“张佳乐,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这是我给你的——我的烙印。”


爱死了群里的太太,爱死乐乐了

蝶銀:

為了替樂樂慶生٩۹(๑•̀ω•́ ๑)۶
各位不同cp圈的太太們參與了這項活動
大家都愛著樂樂,而我們決定用愛發電
2/18到2/24,每天都將為大家獻上不同的驚喜!
本次活動以樂受為主
愛樂樂一萬年!!!
張佳樂,生日快樂!٩(˃̶͈̀௰˂̶͈́)و
畫手寫手資訊請見→ @祁欲柒柒柒๑

一路披荆斩棘
无悔初心不改
十年热血铸就你的荣耀

我爱你,叶修

老叶二十岁生快

一身荣光为你加冕
一路荆棘浴血前行
有幸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老叶,生日快乐
我爱你